收藏之家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徐悲鸿先生擅长人物、走兽、花鸟画,主张写实主义,对于国画的改革尤为的注重,并提倡在传统的技法中融入西方的技法,从而提升整副作品的思想内涵。在他的中国画作品中,将西方的艺术手法融入之中,创造出了新颖且独特的风格,素描以及油画的学习积累,使其对于中国画的色彩韵味之间更加的深入。徐悲鸿先生绘画的奔马享誉世界,甚至一度成了现代中国画的标志,足以可见其绘画技艺的高超。整体来看,徐悲鸿先生主要分为四个时期的绘画风格,受当时社会的影响较大,这些时期的作品收藏价值颇高,艺术欣赏价值较大。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第一个时期就是徐悲鸿先生在欧洲留学时期,深受欧洲古典写实主义的风格,将其与中国传统的朴素绘画的影响进行了初步的结合,其中其作品《箫声》是徐悲鸿作品的第一个兴盛时期,对于色彩以及整体作品的把握上都是非常优秀的,特别是明暗之处 的对比,是非常优秀的。

第二个时期则是回国之后,主张先学习素描,对于透视、结构以及明暗的处理尤为的看重,作品风格更加壮观大气,对于动物的描绘更加的栩栩如生,生动传神,这一时期徐悲鸿的中国画技巧远远高于其油画的发展。

第三个时期则是迎来了抗日战争时期,其绘画作品中有着浓烈的积极、奋进的情绪,通过中国画线条的表现力以及西方绘画的写实主义进行了高度的结合,是当时社会上所没有的绘画风格,《群马》、《群狮》等作品,着重于表达生机以及精神上的鼓舞,这也是他兴盛发展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产量较大,收藏价值较高。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徐悲鸿后期则是非常注重绘画与生活经验的结合,注重对于自己理念的教学,其作品更深层次的贴合当时的社会环境以及审美需求,主要是以油画为主进行创作,例如:《战斗英雄》等作品,着重于鼓舞人心,弘扬精神。徐悲鸿先生的绘画风格较为新颖且独特,他特别注重于任伯年绘画作品的研究,特别是对于嘴、脚部位的描绘,更加注重细节、生动性也更加强烈。

作为名扬海内外的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的作品风格可谓是中西结合,其艺术语言、绘画题材选择、绘画风格以及如何进行创作都是非常令人称赞的,笔墨之间的晕染、线条的流畅度都有着非常高的水平,这也是其作品价格较高、收藏空间较大的原因之一,现在市场上徐悲鸿先生的作品较少。

徐悲鸿欣赏及成交价格: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1:徐悲鸿1944年作柳荫三骏立轴,尺寸:96×61.5厘米,估价:RMB 13,000,000 ~ 15,000,000,成交价: RMB 14,950,000 ,成交时间:2011.12.03,拍卖公司: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专场:2011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钤印款识:款识:甲申岁始,悲鸿。钤印:徐。

此幅《柳荫三骏》描述了一派风和气象:微风拂柳,绿草青青,郊外旷野,三匹骏马相互对应,意态丛生。较远一匹瘦马缓行坡上,昂首凝望;较近的两匹骏马,一匹伏首觅食,另匹昂首嘶鸣,与远方的瘦马遥相呼应。整籀构图巧妙,层次分明,浓墨重笔画鬃毛和马尾,率笔勾乌马身和四肢,淡墨渲染,笔墨精湛,形神兼备。柳树作笔墨飞舞之态,迎风细柳与绿野漫山烘托出郊外的广阔自然。徐悲鸿此画用笔收放自如,题记“甲申岁始悲鸿”,应是1944年其身居重庆时49岁时所作,实属画马之精品力作。《柳荫三骏》中显现了徐悲鸿托物咏志、借马抒怀的艺术理想,以此来表达赤子之心,爱国之情。画面中笔墨纵恣,“一洗万古凡马空”,独有一派精神抖擞、豪气冲天的气象。徐悲鸿不仅充分发挥传统笔墨的轻重、疾徐、枯湿、浓淡、疏密、聚散的节奏韵律的抒情性,而且充分掌握笔墨作为“造型语言”的严格写生、写实的造型性,并将两者巧妙地合而为一。他的艺术理念与实践,标志着近现代画坛中西方文化融合的最高成就。1943年徐悲鸿居重庆盘溪中国美术学院,创作进入佳境,著名的《孔子讲学》、《廖静文像》、《国殇》、《群狮》、《双饮马》都在此间出现。本幅作品作于1944岁始,这年的作品相对1943年数量锐减,这年夏天徐先生生病住院半年。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2:徐悲鸿1945年作飞鹰画心,尺寸:95×57厘米,估价:NTD 800,000 ~ 1,600,000,成交价: NTD 14,160,000 ,成交时间:2018.06.30,拍卖公司:艺流国际拍卖股份有限公司,拍卖专场:2018春季拍卖会。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3:徐悲鸿张书旂1937年作狮子猫立轴,尺寸:102×63厘米,估价:RMB 12,000,000 ~ 16,000,000,成交价: RMB 13,800,000 ,成交时间:2012.05.12,拍卖公司: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专场: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

钤印款识:钤印:悲鸿、悲鸿、江南布衣、生于忧患题识:在宁曾蓄狮子猫,性温良勇健。转徙万里,未能携之偕行。殆不复存于世矣。图纪其状并为诗哭之。剩有数行泪,临风为汝挥。嘻憨曾无节,贫病益相依。逐叶频升木,捕虫刮地皮。故园灰烬里,国难剧堪悲。廿六年岁阑,悲鸿写于重庆。书旂画杜鹃花。悲鸿志。君璧先生方家教。弟悲鸿赠。签条:徐悲鸿先生狮子猫图。白云堂珍藏。

《狮子猫》,纸本,水墨设色,岩石上画一侧身回顾、黑白毛色相间的狮子猫,岩石下是几枝紫色的杜鹃花,左上方题“在宁曾蓄狮子猫,性温良勇健,转屣万里,未能携之偕行,殆不复存于世矣!图纪其状,并为诗哭之:剩有数行泪,临风为汝挥。嘻憨曾无节,贫病盖相依。逐叶频升木,捕虫刮地皮。故园灰烬里,国难剧堪悲。廿六年岁阑,悲鸿写于重庆。”下钤一朱文方印“悲鸿”;左中下方又题:“君璧先生方家教,弟悲鸿赠。”下钤一朱文方印“江南布衣”,左下角钤一朱文方印“生于忧患”;右下方题:“书旂画牡丹花,悲鸿题。”下钤一白文长方印“悲鸿”。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4:徐悲鸿乙亥(1935年)作蜀妇汲水图立轴,尺寸:66×115厘米,估价:RMB 12,000,000 ~ 18,000,000,成交价: RMB 13,800,000 ,成交时间:2017.06.19,拍卖公司: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专场:中国嘉德2017春季拍卖会。

钤印款识:钤 印  徐、悲虹、东海王孙题 识  乙亥中秋写此遣闷。悲鸿。

本幅原为十二世纪五十年代初新四军干部朱良于重庆购得。朱良1924年出生于江苏盐城,抗战爆发后参加新四军。1949年跟随部队到重庆。解放后进入经管部门,27岁便担任重庆粮食局副局长。朱良醉心艺术,与书画收藏界往来频繁。其参军前即亲见徐悲鸿作画,其收藏中包括本场Lot693傅抱石《苦瓜诗意》和曾创下徐悲鸿作品纪录的《巴人汲水图》。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5:徐悲鸿三骏图镜框,尺寸:56.5×67厘米,估价:RMB 8,000,000 ~ 12,000,000,成交价: RMB 13,225,000 ,成交时间:2018.11.16,拍卖公司: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专场:2018秋季拍卖会。

钤印款识:钤 印:东海王孙题 识:悲鸿。藏 印:白云堂。

此幅《三骏图》用罗纹皮纸,未题年款,从用笔及落款判断,应属上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所作,此时徐悲鸿的大写意画法已驾轻就熟,信笔挥洒。画中黑白棕三马从远处疾驰而来,于春风劲草之间,奋蹄如飞,意气风发,神骏气宇轩昂,精神奕奕之气势跃然纸上。三马在奔腾中似有所互动,黑马昂首前望,白马低头弯颈呈依偎之姿,棕马边嘶鸣边向前追赶,各逞其态,在风驰电挚的动势之中亦生微妙的变化,足见画家日常观察捕捉马匹动态之用心。在墨法运用上,徐悲鸿以散锋大毫写马鬃、马尾,大笔楷楷,酣畅淋漓,马腿筋骨则以中锋行笔,骨力洞达,遒劲有力,四蹄撒欢的马,神韵在奔跑中得到了极致表现,堪称悲鸿奔马的上乘之作。此作尤为特殊的是色彩的运用。黑马身上除浓淡相宜的墨色外,马胸前肌更填以变化极为丰富的蓝灰、紫灰,以表现高光的色彩。左侧小马,乍一看似乎以赭石平涂,但细细观察,就会发现赭石有深浅重轻的不同,以表现不同部位肌肉的结构和形状,让人感觉到投射在马匹肌体上起伏不定的光影。如果没有深厚的素描根基和相应的西画色彩训练,是无法这样处理色彩并达到如此效果的。画面背景,施以深浅不一的花青、藤黄,水气淋漓,光影斑驳,一如光色表现极为丰富的水彩画法,草原由前景的冷色调渐变至后景的暖色调,纵深感无限延伸。这些皆显示了画家的西画背景,和其自觉不自觉地借鉴西画以改良中国画的探索。此画法有别于林风眠移植西画表现性的光色方法,亦有异于吴冠中强化主观性的现代色彩画法,更好地保持了中国画追求简雅、单纯与和谐的作风,当为徐悲鸿画马中西融合的最佳实践。难能可贵的是,此《三骏图》为著名画家黄君璧先生旧藏,画上钤“白云堂”藏印,并收录于君璧先生亲自整理出版的《白云堂藏画·下集》中,来源可考,传承有序。黄君璧是上世纪中国画坛的一代宗师,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曾拜其师门下研习书画,张大千、溥儒与之合称“渡海三家”。黄氏亦是资深的书画收藏家,其所藏囊括唐宋元明清以至近现代名家之精品,蔚为大观。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6:徐悲鸿1944年作;1942年作雄鸡一声天下白行书四言联镜片,尺寸:92.5×62厘米;141×35厘米×2,估价:RMB 7,000,000 ~ 10,500,000,成交价: RMB 13,225,000 ,成交时间:2014.04.20,拍卖公司:上海明轩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专场:2014春季艺术品拍卖会。

钤印款识:款识:雄鸡一声天下白。君璧道长教之,卅三年旧作,越二年足成并题,悲鸿。钤印:「东海王孙」、「游于艺」款识:博学笃志,切问近思。诚伯尊兄教正。壬午春仲,弟悲鸿。钤印:「徐悲鸿」。

徐悲鸿所绘雄鸡,白身、灰胸、黑尾、红冠和黄脚,昂首挺立,气宇不凡。“雄鸡一声天下白”,语出李贺《致酒行》:“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早在1932年,在一幅颂扬十九路军抗战的同题材作品中,徐悲鸿就题上 “雄鸡一声天下白”,表达自己心中郁闷得舒的喜悦之情。这件作品就是徐悲鸿先生于1944年创作的,画中一只昂首的雄鸡立于石上,嘴部微张,正在报晓。画家以精湛的造形能力熟练的勾出雄鸡的轮廓,尾部与腹部以浓淡不均的水墨晕染,用银朱与白粉分别染出鸡冠和羽毛,栩栩如生的雄鸡形象就映入眼帘。画家还以灵逸的线条绘出雄鸡脚下的顽石,他抛弃了传统的皴法,仅依靠线的粗细、墨的干湿来表现,再辅以晕染,颇具新异。几株竹枝更是有着清雅之貌,为悲鸿先生随手挥笔而成。这件作品绘雄鸡报晓,即表现黎明即将到来之寓意。

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奠基者

本栏最新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