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之家

晏济元书画作品欣赏

在我国当代书坛画苑中,他堪称一位德高望重,为追求艺术高峰,信心百倍,不落晚气,艺术高超的书画大师。 在近一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他同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子、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谢玉岑等交情深厚,从艺一生,影响甚巨。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晏济元,名平,素贞老人、老济、济公、江州散人、世纪老人,生于1901年,四川内江人,祖籍山东高密。中国美协会员、重庆国画院名誉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常委。曾任重庆美协副主席、重庆国画院副院长等职。1935年东渡日本,就读于日本铁道讲习所、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1938年回国后与张大千在北平中央公园“水榭”联合举办画展,后又多次与大千在成都、重庆等地联合办展。他曾与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子、谢玉岑等交情深厚,并在当时画坛享有较高的声誉。2011年2月10日因病在成都去世,享年110岁。

晏老七岁从父习书画,古典诗词、魏晋书法。并在求学中博览古今书画群书,钻研理论技艺。走上了书画艺术的大道,树立了自己的风格。先生独具深厚的学养与高旷的艺术境界,涉足甚广,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他在绘画中强调书法与画法的关系,认为书画同源,互为其根,画是书理、书是画法,晏老的作品,无论是山水、人物、花鸟、走兽、草虫、书法、篆热工笔、重彩、泼墨、写意、白描、双勾无所不精,无所不长,在我国当代书坛画苑中,堪称一位德高望重,为追求艺术高峰,信心百倍,不落晚气,艺术高超的书画大师。 在近一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同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子、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谢玉岑等交情深厚,从艺一生,影响甚巨。

他是开飘逸洒脱之晏氏画风一代宗师,其画不仅在国内影响甚大,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香港、台湾地区亦有广泛影响。毛主席70大寿时,应郭沫若之邀,作国画“红日青松园”以赠,深受毛主席喜爱,1964年,在北京政协礼堂举办画展,朱德委员长观后称“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993年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画展,引起轰动。1997年至2001年晏济元先生先后在香港、上海、汕头、顺德、深圳展出,均大获成功。

1.出门名门,天资聪颖

晏济元曾祖父是道光时期的进士,父亲是清末秀才,因擅长书画、治印而在周围十里八村享有盛名。晏济元天资聪颖,耳濡目染,幼时便表现出对书画的喜爱,经常四处涂鸦。7岁开始,晏父便教导他书画技艺,在艺术上打下了扎实的“童子功”。

晏济元学画并未上过专业学校,他记得幼年习画,主要学习方法就是反复临摹石涛、八大山人等名家的名作。晏济元主张“学古要敌古,创新要破新”,在绘画上强调“学画必先学书,书成而后学画,必有成就”。为此,他在书法上下过苦功,功力很深。由魏晋入手,上溯篆隶、遍临历代名碑法帖。并在求学中博览古今书画群书,钻研理论技艺,走上了书画艺术的大道最终形成了高超技巧与鲜明的个性特征,以独到的古典技法被同仁誉为“晏氏风格”。

2 .与张大千 兄弟情深

晏济元与张大千有姻亲之谊,张大千比他大两岁。童年时两人形影相随,一起玩耍,一起研习书画。晏济元告诉笔者,那时候偶尔两人得到零花钱,总会相约着一起去买字帖或买小人书。俩人都喜欢临摹八大山人、石涛等作品。

1921年,动荡的时代令人苦闷。晏济元放下了画笔,毅然离开故乡,到成都寻求强国之路,用直接的、最彻底的方式为国尽忠。1928年秋,晏济元又赴上海求学,幸运地与张善子、张大千兄弟重逢。1935年东渡日本,就读于日本铁道讲习所、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1938年回国后与张大千在北平中央公园“水榭”联合举办画展,后又多次与大千在成都、重庆等地联合办展。

3 .画艺高超,百岁画仙

毛主席70大寿时,应郭沫若之邀,作国画“红日青松园”以赠,深受毛主席喜爱,1964年,在北京政协礼堂举办画展,朱德委员长观后称“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993年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画展,引起轰动。1997年至2001年晏济元先生先后在香港、上海、汕头、顺德、深圳展出,均大获成功。

晏济元是我国现当代画家中最长寿的一位。99岁时,曾远赴云南观虎跳峡,登玉龙雪山,101岁登华山,102岁登泰山,都是为了写生。105岁时,他除了头发有些花白、耳有些背以外,走路不要人扶,且举止自如。直到108岁时,还在作画刻印。

2011年2月10日,晏济元因病在成都去世,享年110岁。

晏济元作品欣赏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110岁画仙|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20幅)

本栏最新
全站最新